图说天下社会百态

为小区整洁,有腰伤的她趴在地上洗地;为送居民就诊, 晕车的她

摘要:老书记退休了,新书记走到台前。

 

 

为小区整洁,有腰伤的她趴在地上洗地;为送居民就诊, 晕车的她

 

老书记退休了,新书记走到台前。今年5月,黄浦区外滩街道完成了居委会换届选举,7位居民区党总支老书记退休。最近,在外滩街道举行的“外滩·小巷初心——新老书记面对面,共话外滩社区情”论坛上,几位退休的老书记被请回来,与年轻的80后、90后新书记、社区居民聊聊社区工作的酸甜苦辣。

宝兴居民区有“上海第一居委会”之称,1949年这里成立了上海第一个居民区组织。刚刚退休的党总支书记何蓉蓉,1982年到外滩街道工作,一干就是36年。她说,刚到外滩街道自己只有23岁,在居民区看到同学,会把头别过去,因为“觉得自己做的工作婆婆妈妈的,难为情”。但后来,她慢慢爱上这份工作,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。上班时,家住金桥的她,每天路上单程要1个多钟头;但多年来,她坚持早上5点多起来,家里收拾好就出门,7点半到单位,所以不少居民都知道,早上可以找何书记办好事情再去上班。去年,外滩街道将创建市级文明小区的任务交给宝兴居民区,带领大家打扫环境卫生时,前几年受过腰伤的何蓉蓉,冲洗路面时弯不下腰,就趴在地上拿着水管子一点点冲。

 

 

为小区整洁,有腰伤的她趴在地上洗地;为送居民就诊, 晕车的她

 

何蓉蓉

刘婵,原云南居民区党总支书记,2008年应聘到外滩街道工作。熟悉她的人,都知道她晕车严重,平时是不敢坐小车的;但有次遇到居民生病,救护车赶来,她顾不上自己晕车,第一个坐上救护车陪居民去医院。医院一到,救护车门打开,她又第一个跳下来,吐了一地。随手拿带来的小毛巾擦擦,她又马上跟着居民进了医院,跑上跑下陪着居民看病、配药,就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。

东风居民区位于南京东路步行街沿线,沉淀着上海200多年的石库门文化,也酝酿出“东风雅集”等凝聚社区文化雅士、传承历史文化的团队。东风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牟建林今年退休了;但在他带领下成立的“东风雅集”仍凝聚着社区居民。牟建林说,居民区曾发动居民投稿,根据自身经历,共同创作一本《石库门趣事》。投稿开展没多久,就发现很多60多岁的老居民想投稿意愿强烈,但苦于不会用电脑打字而无法投稿,于是居委会干部就让老居民用纸和笔把想说的内容写下来,他们再利用业余时间输入电脑、校对、编辑,虽然花费了大量时间,但所有人都觉得非常值得。这本《石库门趣事》详实地记载了发生在石库门里一些故事,成为了一本石库门人家的基层档案。

 

 

为小区整洁,有腰伤的她趴在地上洗地;为送居民就诊, 晕车的她

 

刘婵

今年,金陵居民区因为动迁而撤销建制,这一年金陵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吴小麟也退休了。他说,这几年金陵居民区遇到动迁,居民区干部做了大量工作。有户居民不太认字,动迁政策看不懂,却接收了大量社会上错误的动迁信息,动迁工作在她这里推不动。居民区干部了解到她家生活困难,她经常在菜市场歇业后捡菜皮回家吃,于是居民区干部就发动社区单位为她每周免费送菜,坚持了两三年。最终,这位居民在居民区干部的动员下签约动迁。

7位社区老书记的故事,其实正是改革开放40年来,上海社区治理工作变迁的真实写照。黄浦区副区长左轶梅说,上海社区工作分为几个阶段:1985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是上海夯实社区管理服务阶段,当时社区管理服务设施不到位,物业服务、公共卫生管理等队伍与设施缺乏,很多社区管理工作就压到了社区工作者身上,打扫社区卫生、除四害都是社区干部做;1996年到2005年,是上海社区管理体制完善阶段,上海提出“两级政府、三级管理”(市区两级政府,区街居委三级管理)的社区管理体制,居委会任务进一步得到加强,社区管理服务在此时配套到位;2006年到2013年,社区共治与自治相结合的理念被提出,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又承担起社区资源发动与统筹协调的任务,开拓了一片新的天地;2014年,市委“1+6”文件的出台,对社区基层工作提出更高要求,社区工作者的职业前景、薪酬与社会尊重度也都有了质的提升。

 

 

为小区整洁,有腰伤的她趴在地上洗地;为送居民就诊, 晕车的她

 

吴小麟

尽管每个阶段社区工作的重心与内容不同;但居民区工作者的初心不变。刚刚退休的汉口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陈麟说,作为一位居民区老书记,初心就是把党的工作做好、把社区工作做好,让居民能真正有获得感。

随着今年黄浦区居委会换届选举的推进,一批批新书记开始“接班”。今年,黄浦区有177个居委会完成了换届工作,选出来的党总支书记“老中青”搭配,有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末的老书记、有90后年轻书记,社会工作阅历结构、学历结构等方面搭配也都非常合理,为进一步服务居民打下坚实基础。

内容简介

摘要:老书记退休了,新书记走到台前。

浏览:0次